皇冠现金投注

文苑撷英

万江华 散文——《夏初到木王》

作者: 万江华     时间: 2021-05-11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 分享到:

夏初到木王


立夏,万里晴空,白云朵朵,约了几位朋友到木王山国家森林公园,这么好的天气,相聚在风景旖旎的木王,我的心情也如同阳光般明媚起来。

许是期盼,亦是向往,为朋友错过十里杜鹃花海遗憾!那就先上双头马吧。大家不谋而合,期待观赏双头马的小叶杜鹃、奇峰怪石和原始森林等景色。

下午2点,我们驱车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,目不暇接的是木王的雄姿、树的秀美,山树一体处处充盈着脆绿、清爽的气息,大家的心也随之变得快活起来。


进入双头马,我们由北向南沿石阶攀登而上,两侧皆茂密原始森林,参天古松。边走边聆听友人讲解途经的矛子擎天、腰竹垭、听涛石、古松幽径等景点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,不知不觉进入杜鹃映崖

杜鹃映崖,好一个柔中带刚的名字。刚劲雄伟的山崖上,苍翠威武的古松下,正绽放着温柔娇羞的小叶杜鹃(学名秀雅杜鹃、映山白),一丛丛、一簇簇,在树与树之间姹紫嫣红、堆金积锦、流光溢彩,一阵风起,杜鹃花摇曳多姿,风情万种。多么美丽和谐的一幅油画啊!朋友们不由齐声赞叹,正应了白居易花中此物似西施,细看不似人间有的诗句,可不是吗,映山白虽比不了杜鹃岭十里花海热烈壮观,但别有一番惹人怜爱的韵味,也算圆了我们心中挂念的杜鹃梦。


伴着盛开的杜鹃前行,四周安静得能听见松涛阵阵。是风带来了夏,是阳光温暖了山野,台阶两旁落满了松针,踩上去既有冬的厚重,又有春的温暖,松针一层一层铺在山路上,像是为一场期盼已久的相遇在铺设幸福通道,踩上去有些不忍,又有些难舍。山路渐渐褪尽了春的气息,迎来了夏的热情,路边绿肥红瘦,台阶绿痕轻上,我们一步一个地向上,满眼是绿色葳蕤。停下脚步,凝望着前面的阶梯,再看看走过阶梯,仿佛一一展现着劳动节、青年节、立夏梯次般走来,让五月生动而妩媚,让我们因山的生机而青春荡漾。


继续沿石阶而上,两株互相缠绕的松树挡住了我们的视线,仰头望足有20多米。大自然真是神奇,千百年来形成的夫妻松植物景观,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遐想,雄树,雌树,两树相偎相依,恰如一对恩爱夫妻,这让我想起那句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做连理枝。传说,如果在这里祈祷,夫妻一定会长相厮守、白头偕老。我俯仰天地,站着等你三千年,生也等你,死也等你,等到地老天荒我的心不变……”王琪的歌声忽然回响在脑海,我双手合十,愿天下的夫妻永远恩爱如初。


我们在美景和故事中浅行,大约四五里地,至跑马梁。双头马是一块巨大光滑的石头山脊,形似一匹驰骋林海的双头骏马。相传北宋杨八姐,明末李自成在此招兵买马、养精蓄锐,带领将士在双头马背的石梁上跑马射箭,苦练杀敌本领,这梁便得名跑马梁。至今有八姐峰和闯王七星寨遗址为证。站在高高的跑马梁上,我们置身其间,眺望四野,赏东南群山的涛涛云海,观西北马鞍山的千仞崖壁、天浴峰的天仙出浴图、玉笋峰的雄姿勃勃,奇峭峰岗雾霭飘渺,苍松翠柏翠屏如画,有人说它有黄山灵韵,有人说它浓缩了莽莽秦岭精华,怎么形容都不为过,难怪著名作家陈忠实游过木王双头马之后,留下了经典木王、天开画卷

走过跑马梁,就到了神仙脚。听说在脚印里踩几下能带来好运,我也踩了踩赤脚大仙留下的脚印沾点仙气,得点神灵的保佑。经过马肋骨,细看马肚子上的肋骨,嶙峋张驰,显现出力拔山河的壮美。前面就是马脖子了,远远地看去,好像马要伸头到饮马河饮水。再往前行至相马台,回首巍峨的冠顶峰亦或矛子山已然隐去。


大约两个多时辰,我有点累意,不顾同行走远,自顾自选一石休憩。坐在水声山色之间,突然发现,对面的青山是如此妩媚,秦岭远山的万千气象尽收眼底,无论是巍巍青山,浩浩江河,都源远流长,不由感慨到:祖国江山如此多娇!此刻,徜徉于木王山水之间,沏一壶夏茶,静待那拂过的风,再置一盘棋局,人生惬意潇洒也不过如此罢。

朋友呼唤,我起身前追。路随山就势,斗折蛇行,上上下下,曲径通幽。此刻,我们无论走到那里,看到的都是美景。近看,一棵一棵的树姿态各异,妙趣横生,似美妙的艺术、灵动的舞蹈:每棵树都在抒写一首诗,每棵树都是制造氧吧的空调,每棵树都在风中弹奏着美妙的音符;远看,漫山遍野的树木仿佛翻滚的绿色波涛。

时近晚饭,我们依依不舍原路返回。晚饭后,徜徉在杜鹃山庄,在河边步道上款款而行,丝毫不觉得疲累。山庄里建筑林立、花团锦簇、亭台小榭、曲径通幽、林涛竹翠,别有一番景致。入夜,我仰望天空,木王的星星特别的亮,铺满夜空,点燃暗淡。择一处而坐,听风赏月,恰似世外桃源,令人无不眷念留恋。睡意袭来,潺潺流水轻柔相伴,助我入眠,一天的劳累和快乐很快便进入梦乡,等待明天再上木王的新惊喜。

那惊喜是,山骨水韵林风、诗情画意木王的韵律,谱写的踏遍青山人未老,风景这边独好的木王初夏好时光。


(实业集团  万江华)

上一篇:李永刚 诗歌——《歌声就是你》 下一篇:胡能钊 散文——《母亲,母亲》